纵横资本网丨专注于全球金融市场投资研究

肖磊:注册制能否将A股打回原形

名家 纵横 后山人 3574℃ 0评论

link

全国人大常委会27日下午表决通过《关于授权国务院在实施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中调整适用证券法有关规定的决定》。根据决定,实行注册制,具体实施方案由国务院作出规定,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决定自明年3月1日施行,期限为两年。

就在消息公布后的第二天(28日),上证指数下跌2.59%,失守3600点,表面看上去,此次大跌是因为B股跳水引起的连锁反应,实际上真正的原因在于,以B股为前奏的,投机者的出逃。

按理说,“投机者”在股票市场是一个中性词,没有投机者,市场的活跃度就会大大下降,况且投机者在没有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前提下,任何操作都应该是自由的。但问题在于,内地股票市场的投机者并不是纯粹的“市场性投机者”,更多的是钻制度空子的“制度性投机者”,这类投机者能够在股市中“如鱼得水”,得益于一直在“审批”之下运行的股市逻辑,“制度性投机者”们根本不在乎所买入的公司是否价格合理,更不用担心买入公司价值问题,因为在这种模式下,优胜劣汰仅仅是一种想象,用不着担心“退市”问题。也就是说,大部分时间里,炒“垃圾股”风险极低,但能够博取的收益空间则是巨大的。

中国股票市场一路走来,从“股权分置改革”到“注册制”改革,实际上依然还处在完善基础设施建设的阶段,但就是这样一些非常基础的改革,阻力之大不容忽视。尤其是在明确“注册制”改革进度和时间节点的时候,大盘出现明显的异动,这似乎正在考验改革的初衷和决心。

作为股票市场制度性建设,推出“注册制”本不应该考虑对即时大盘走势的影响,而应该把全部心思花在理顺配套措施、满足市场事中事后监管需求方面,最终目的应该是彻底解决股票发行由权力主导,以及上市企业利用“审批”背书,超额“抽取”市场资金,无视中小投资者利益等问题。

推行“注册制”,不仅仅是“自上而下”的一种监管模式的转变,还是一种“自下而上”的投资思维的转变,这一点“新三板”市场已经证明。A股市场“制度性投机者”对注册制自然是恨之入骨,可以说谈“注册制”色变。这就对了,“注册制”就是要将A股打回股市“原形”,使其按照股市本身的逻辑运行,而不是基于凌驾于市场之上的特殊逻辑。

如果更大胆、坚定的推行“注册制”,A股市场“制度性投机者”会更加恐慌,将可能进一步抛售持有的股票,对大盘的冲击会更加明显,但这不值得担忧,长痛不如短痛,“注册制”解决不了中国股市所有问题,但它是解决所有问题的开始。

一直以来,股票市场的改革,过于在意大盘涨跌的问题,且过于担忧市场化风险问题,低估了市场消化风险的能力,导致战略性规划不够,融入全球的节奏过慢,这是发展中国股票市场,乃至发展整个内地资本市场最大的阻力。上周四,英国Z/Yen集团刚刚公布了一年更新两次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FCI),在9月份的最新排名中,上海和深圳均无缘前20,分别从上一次排名16和22跌至21和23。要知道上海和深圳产生的金融交易量,一度超过纽约和伦敦,但为何其排名依然低于大阪、卢森堡、温哥华、迪拜等地,更不要说伦敦、纽约、香港了。实际上除了资本管制的问题之外,内地金融市场在商业环境、基础设施、声望等方面都还很难取得国际市场的认可。

如果A股无法积极的推进“注册制”等改革,更好的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未来的A股将可能变成如今的B股(B股实际上早就失去了融资功能和资源配置功能)。A股最初也是为了解决企业资金困境,尤其是为国有企业脱困而设立的,这跟B股设立的的目的(为国内企业筹集外汇资金)相似。随着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形成,以及新三板、股权众筹、地方股权交易、互联网金融、风险投资,以及海外上市等的发展,“审批制”下A股的筹资功能和资源配置功能显得越来越扭曲,离市场配置资源的目的越来越远,信誉度越来越低。这是政府层面也不愿意看到的,也是必须要推“注册制”的原因。

后市方面,A股因改革带来的阵痛还将持续,股票市场没有新鲜事,持有股票的人,不会因为市场持续的看涨情绪而永远买入股票。A股市场“聪明”的投资者越来越多,“韭菜”则越来越少,尤其是当投资者对未来产生不确定的时候,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落袋为安(大盘自12月11日以来已持续上涨了接近6%)。

由于“注册制”将改变A股市场供给与需求不平衡问题;人民币汇率的调整降低了国际资金对整个中国市场的追逐;A股市场整体估值依然高于香港、美国等股票市场,持续吸引资金的动力不足,大盘陷入拉锯战的概率较大,预计围绕3500点的波动还将持续,冲击4000点的可能性已不大,但“注册制”挤出“投机效应”的作用还没有正式开始,习惯于炒作概念和题材的风气暂时难以终结。

财经专栏作者,黄金钱包首席研究员 肖磊

转载请注明:纵横资本网 » 肖磊:注册制能否将A股打回原形

喜欢 (3)
纵横需要你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