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视线 全球金融信息服务资讯社 上海黄金交易所TD业务代理咨询QQ:393057636 微信:a201529

羊群效应

智库 纵横 后山人 4059℃ 0评论

36834450_1

“羊群效应”:指人们经常受到多数人的影响,而跟从大众的思想或行为,人们会追随大众所同意的,很少去思考事件本身的意义,而产生跟风行为。

自然现象
   羊群是一种很散乱的组织,平时在一起盲目地左冲右撞,一旦有一只头羊动起来,其他的羊也会不假思索地一哄而上,全然不顾前面的危险。

相关故事
   一位石油大亨到天堂去参加会议,一进会议室发现已经座无虚席,没有地方落座,于是他灵机一动,喊了一声:“地狱发现石油了!”这一喊不要紧,天堂里的石油大亨们纷纷向地狱跑去,很快,天堂里就只剩下他自己了。过了许久,没有一个人回来,这位大亨心想,莫非地狱里真的发现石油了?于是,他也匆匆地跑向地狱。

生活中的羊群效应

有一个人频频回头看后面,结果大家也跟着看,除了第一个人,大家都不知道看的理由,但却产生了跟从的行为,这种现象就是“羊群效应”。

消费中的羊群效应

女性喜欢结伴购物,但一旦与消费能力高于自己或低于自己的伙伴一起购物时,就会受到“羊群效应”的影响,情不自禁地做出不符合自己消费习惯的非理性行为,这是因为伙伴们的示范作用会对你的消费产生影响。

职场中的羊群效应

做IT赚钱,大家都去做IT;做咨询赚钱,大家都去做咨询;外企工作风光,大家都去学英语;公务员收入稳定,大学毕都去考公务员。

股市中的羊群效应

在资本市场上,“羊群效应”指在一个投资群体中,单个投资者总是根据其他同类投资者的行动而行动,在他人买入时买入,在他人卖出时卖出。凯恩斯曾说:“投资好比选美,不是选你认为最美的那个,而是选大家认为最美的那个。”可见,羊群行为是出于归属感、安全感、信息成本等的考虑,小投资者会采取追随大众和机构投资者的方针。股市的羊群效应经常是以个体的理性为开端,通过其示范作用渐渐的演变成非理性的跟风行为,进而出现“非理性繁荣”。如同一片肥沃的草原上只有几只羊,应该说它们会吃的很饱。但是某天吸引来了一大群羊,这时候草原就要被啃食成荒漠了,羊群的吃的越来越少,有一些倒下了,有一些迁徙了,但是如果是只聪明的羊,它就不应该跟着大部队走,应该留在这里等待草原再次繁盛。当市场处于低迷状态时,其实正是进行投资布局的绝佳时机,不过,由于大多数投资人存在“羊群效应”,当大家都不看好时,即使具有最佳成长前景的投资品种也无人问津;而等到市场热度增高,投资人才争先恐后地进场抢购,一旦市场稍有调整,大家又会一窝蜂地杀出,这是大多数投资人无法克服的投资心理。20世纪末期,网络股一路飙升,“.com”公司遍地开花,所有的投资家都在跑马圈地,IT业的CEO们在比赛烧钱,烧多少,股票就能涨多少,于是,越来越多的人义无反顾地往前冲。2001年泡沫破灭,浮华尽散,大家这才发现狂热的市场气氛下,获利的只是领头羊,其余跟风的都成了牺牲者,传媒经常充当羊群效应的煽动者,一条传闻经过报纸就会成为公认的事实,一个观点借助电视就能变成民意。

产生的原因

包括:它是一种自然现象和本能、追求集体归属感和安全感、沟通的传染、信息的不确定性、信息成本过大、报酬和声誉的需要、群体压力、同一偏好等。

心理学研究发现,影响从众最重要的因素是“持某种意见的人的数量,而不是意见本身”,人多就意味着说服力,很少有人会在众口一词的情况下还坚持自己的意见。

信息相似性产生的羊群效应

投资者具有高度的同质性,他们通常关注同样的信息,采用相似的投资模型、信息处理技术、组合及对冲策略。投资者可能对盈利预警或证券分析师的建议等相同外部信息作出相似反应,在交易活动中则表现为羊群行为。

信息不完全产生的羊群效应

信息可以减少不确定性,投资者获得准确、及时、有效的信息就意味着可以获得高额利润。但在市场中,信息的获得需要支付高额成本,不同投资者获得信息的途径和能力各不相同,机构投资者拥有资金、技术、人才的规模优势,个体投资者在信息成本的支付上远远不能同机构投资者相比。由此导致的直接后果是机构投资者比个体投资者获得更多的有效信息,个体投资者在获取有效信息和获得投资收益时处于不利地位。个体投资者为了趋利避险、获得更多的真实经济信号,将可能四处打探庄家的“内幕消息”,或是津津乐道于“莫须有”信息,在更大程度上助长了市场的追风倾向。而实际上即便是机构投资者,信息也是不充分的。在信息不完全和不确定的市场环境下,假设每个投资者都拥有某个股票的私有信息,这些信息可能是投资者自己研究的结果或是通过私下渠道所获得;另一方面,即使与该股票有关的公开信息已经完全披露,投资者还是不能确定这些信息的质量。在这种市场环境下,投资者无法直接获得别人的私有信息,但可以通过观察别人的买卖行为来推测其私有信息时,就容易产生羊群行为。尽管机构投资者相对于个人投资者处于信息强势,但是由于机构投资者相互之间更多地了解同行的买卖情况,并且具有较高的信息推断能力,他们反倒比个人投资者更容易发生羊群行为。

基于委托代理产生的羊群效应

基于代理人名誉的羊群效应
Scharfstein(1992)提供了基金经理和分析师基于名誉的羊群效应理论。由于投资经理的能力是不确定的,对名誉的担忧就产生了。代理人1在得到“收入为高”的信号后进行投资。由于代理人2关心的是他的名声,不论信号如何,都会采取和代理人1一样的投资策略。因为如果决策正确,他的名声就得到增加;如果错误,则表明要么两人都是愚蠢的,要么两个人都是聪明的,但得到了同样的错误的信号,这并不损害其名声。如果采取不同的决策,委托人就认为至少有一个人是愚蠢的。因此代理人2会一直运用羊群策略,而不管他和代理人1之间的信号差异。如果几个投资经理相继做出投资决策,每个人都模仿第一个进行选择的投资经理的决策。最终,如果投资是有利可图的,好的信号将占优。私人信息最终将不会体投资决策中,因为所有投资经理都会跟随第一个投资经理做出决策。于是,这种羊群效应是无效的。而且,它是脆弱的,因为,后面的投资经理的投资行为会因为第一个投资经理所收到的一点信息而改变。

基于代理人报酬的羊群效应

如果投资经理的报酬依赖于他们相对于别的投资经理的投资绩效,这将扭曲投资经理的激励机制,并导致投资经理所选择的投资组合无效(Brennan,1993)。Maug(1996)等考察了风险厌恶的投资者,其报酬随着投资者的相对业绩而增加,随着投资者的相对业绩而减少。代理人和他的基准投资经理人都有着关于股票回报的不完全信息。基准投资人先进行投资,代理人观察基准投资人的选择后选择投资组合。基于前面的信息不充分的羊群效应模型,投资经理的投资组合选择将倾向于选择和基准投资人相近的投资组合。而且,报酬制度也鼓励投资经理模仿基准投资人的选择,因为,如果他的投资绩效低于市场的平均投资绩效,他的报酬将受到影响。

基于博弈产生的羊群效应

羊群效应的产生源于个人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对其个人利益的考虑,因此,用博弈论的方法,我们可以更深刻的了解羊群效应产生的原因。

机构投资者与个人投资之间的博弈

机构投资者与个人投资者的博弈实际上可以看做智猪博弈的一种变形,我们假设机构投资者与个人投资者都投资于股市,机构投资者由于资本较大,如果依据正确的信息投资,可以得到100的利益,而个人投资者依据正确的信息投资只可以得到5的利益,双方都可以选择收集并分析信息,由此而产生的费用为20,也可以简单的只收集对方的行动信息而跟随,这样产生的费用为1,双方都放弃收集信息,产生效用为零。如果机构投资者与个人投资者都采取收集信息并分析的行为,那么机构投资者将得到羊群效应利益为(100-20=80),个人投资者则可以得到(5-20=-15),若机构投资者收集信息,个人投资者跟随,产生的利益为,机构投资者(100-20=80),个人投资者(5-1=4),如反之,则利益分别为-15,99,由此产生以下利益矩阵:
在这个博弈模型里,个人投资者等同于智猪博弈里的小猪,他具有严优策略———不收集信息而坐享其成,在这种情况下,机构投资者若不去收集与分析信息,那最后的结果是大家的利益都是零。而机构投资者去收集并分析信息,虽然会让个人投资者占到了便宜,但是毕竟有所得,因此这个博弈的累次严优解是,机构投资者收集并分析信息,个人投资者分析机构投资者的行为并跟随。因此也产生了个人投资者对机构投资者的羊群行为。

经理人之间的博弈

经理人之间的博弈行为比较复杂,但我们可以用一个简单的模型对它进行大致的分析,假设有两位互相竞争的经理人,对于市场上已经产生的某一经理人投资行为,都有两种选择,跟随与不跟随,我们假设此投资策略成功率P=0.5,若成功的话将得到10的收益,若失败,则产生10的损失,他们也可以选择不跟随这一投资行为,利用自己的信息进行投资决策,这样成功率P2=0.7,收益状况不变。这样我们可以计算各个策略的收益期望值
跟随的收益期望I1=10*0.5+-10*0.5=0
不跟随的收益期望为:I2=10*0.7+-10*0.3=4
最后博弈得到一个最优解,这同时也是一个有效解,就是不跟随-不跟随,而这实际上基于一个相当理想化的假设,即对于经理人而言,效用=收益。上述收益期望矩阵并没有反映上文所述的对经理人名誉及报酬的考虑,而我们可以断定对于经理人来说,与其他投资者一起决策失误跟单独决策失误,其损失是不一样的,不跟随行为产生的决策错误,除了基金金钱上的损失,还有名誉上的风险,被认为是愚蠢的投资经理,则有失去工作的可能。而职业经理人对于名誉及工作机会的担忧,无疑会对其决策立场产生影响,因此必须用经理人效用矩阵来代替收益期望矩阵,对于经理人,由于不跟随而产生的决策失误,其损失为:帐面损失+经理人个人名誉及报酬损失=10+20=30,由此我们可以得出:
跟随的效用期望为u1=10*0.5+-10*0.5=0
不跟随的效用期望为u2=10*0.7+-30*0.3=-2
在这种情况下,跟随-跟随是博弈的均衡解,这也证明了羊群效应的一个直接原因,就是在很多情况下,职业经理人会舍弃自己相对正确的信息与投资策略,而去跟随一个未知的投资策略,以达到他本人职业的稳定与名誉的提高。

转载请注明:纵横视线 » 羊群效应

喜欢 (1)
纵横需要你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