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把我父母变成了“职业交易员”
新冠疫情把我父母变成了“职业交易员”
Stephanie的父母对待金钱一辈子谨慎,顶多买指数基金,从不和她聊股市。但疫情爆发后,老两口风格大变,成了天天股票不离嘴的狂热散户。炒股虽然是赌,但像Zoom这种很安全啊,每次跌完都能涨回去……

人生一大恐怖剧情是:几个月没见,父母变了!

从小到大,老爸老妈一直都是勤勤恳恳赚工资,没事就喜欢琢磨哪家商场衣服打折,哪家超市鸡蛋又便宜了,炒股票这种搞不好就亏光养老金的事情那是绝对不敢干的。

万万没想到,老两口退休了居然“晚节不保”,麻将不搓了,金花不炸了,天天盯盘炒股票!!!老花镜都不够用了!

华尔街日报的记者Stephanie Yang就在网上吐槽,说自己父母这辈子顶多就是把存下来的钱买买指数基金,没想到疫情来了以后,爸妈风格大变,亲自上阵操刀,成了狂热的股民。

在Stephanie Yang担任金融记者的四年间,她和父母几乎从不谈论股市,一是她父母没兴趣,二是公司对员工有严格规定。然而,今年8月份,一切都变了。

当她去爱荷华州(Iowa)看望双亲时,她惊讶地发现,老爸老妈只喜欢跟她聊一件事——股票,聊得兴高采烈,根本停不下来。

“你觉得特斯拉这股票怎么样?Zoom呢,还能不能涨?”她老爸问了一晚上。

看到父母变得这么热衷炒股,Stephanie非常震惊。“爸,别买特斯拉。”毕竟她深知“股市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为啥不买?”

“你根本不了解这家公司啊。”

Stephanie不建议爸爸买特斯拉,不是因为这股票不好,而是老爸根本没有全面了解这家公司,他需要知道的信息量是远远不够的。

她老妈倒是相对冷静一些,“它现在太贵了。”爸爸听完点点头:“要不就等它跌一点。”

说归说,老两口最后都买了特斯拉……股票,不是车。

她爸爸还顺手买了点“卡车界的特斯拉”Nikola。

那天晚上,Stephanie和她弟弟对父母如此沉迷于股票深感吃惊,两人在饭桌上大眼瞪小眼,吓坏了。这还是自己爸妈吗?

当年父母在距离北京几个小时车程的农村里养育了孩子们,爸爸在1985年远赴美国攻读工程学硕士。那个年代的留学生可不像现在的孩子们,那都是节衣缩食、勤工俭学读完美国学位的。

Stephanie的父母就是典型的老一代留学生。爸爸读书期间,妈妈就打打零工赚钱养家,像什么端盘子、报税之类的,什么赚钱干什么。就这样养大了三个孩子。

像千千万万勤劳的父辈中国人一样,Stephanie的父母很是看重存钱,从小教育孩子们不能乱花钱、要把每一分钱都存好。她工作以后,父母又谆谆教导,要她把至少十分之一的薪水存到401(K)养老金账户里,还经常怪她乱花钱买鞋子。

父辈们的勤勉节俭是相当有成效的,Stephanie和两个弟弟完全不用贷款就在美国顺利读完了大学,父亲也在去年9月59岁生日之前安心退休了。

但是,没想到老父亲却退而不休,疫情爆发没多久就重新忙起来了,只不过阵地转移到了股票市场,“股市收盘了,我也就下班了。”

从偶尔买点个股尝尝鲜、积极存钱到养老金账户、主要买指数基金这种稳妥的理财产品,到如今直接冲进股市,天天从早到晚紧盯盘面、热衷于研究股票,显然,这种转变对于Stephanie的父母而言是相当巨大的。

究竟发生了啥?父母喝了什么“迷魂汤”?

Stephanie的解释是:以前父母谨小慎微是为了支撑家庭开销,如今孩子们大了,能自己赚钱了,不用再花家里的,老两口没什么负担了,而且退休以后有大把的空闲时间,所以开始考虑承担更大的投资风险。

偏偏在这种时候,疫情爆发了,哪里都去不了,退休后的春季旅行计划彻底泡汤了。天天闷在家里,人也吃不消。闲得发慌的时候,股市暴跌的消息铺天盖地,标普500指数一度狂泻20%。一辈子喜欢琢磨便宜货的老妈动心了:股市这是大甩卖啊,这便宜,不捡白不捡!

很快,老爸也忍不住入市了,他盯上了风险更高一些的股票,梦想着比自己老婆赚得更多。

风来了雨来了,爸妈开始炒股了。从此以后,世界上就多了一对散户夫妻档。

老两口着迷了,天天从早到晚聊股票,鸡零狗碎的事情再也没兴趣了。Zoom的股价老妈那是张口就来,“我刚开始买的时候才160美元,现在都500多了。”这些股票来回折腾几次,老妈账户里赚了几千美金,开心得合不拢嘴,瘾更大了。

对老妈来说,Zoom就是一家典型的好公司,虽然是赌注,但它安全啊——这只股票每次下跌后都能涨回去。

老爸也不担心股票风险,当瑞幸咖啡爆发会计丑闻随后股价暴跌时,老爸觉得买入股票是一种经过计算的风险,是一种长期的廉价投资,就算这些股票最终变得一文不值,也不会让他破产。

他们还喜欢密切关注在疫情期间遭受重创的航空公司或零售公司的股票。“这叫逢低买入,”老妈对自己女儿这么说。不过,她也承认,这样做不如看好那些似乎每隔一天就会飙升的热门科技股那么有意思。

老两口一度还兴奋到想着替女儿操盘,让她把股票账户和密码告诉他们,结果被Stephanie严词拒绝了。而父母的炒股收益确实可观,这让Stephanie懵了:在父母赚大钱的时候苦劝他们控制交易,这不对吧?

Stephanie Yang的父母都还不是个例,像这种被股市大涨吸引进来的新入市股民有千千万万。今年,炒短线的小散户数量大幅增加,嘉信理财、TD Ameritrade等券商的新开户数量达到了创纪录水平。有人估计,这种小散目前占到整个美股交易活动的1/4。

父母要是疯起来,也挺可怕的,拦都拦不住啊,还不如买点按摩椅、家庭淋浴房之类的回家呢。

毕竟,按摩椅还摸得着看得见,好歹也能用用。但散户要是暴增,按照最近几十年的经验,那往往意味着股市崩盘不远了。到时候,不但要担心自己的账户,还得操心父母的股票。

能不头疼吗?

全球金融市场交易资讯社
没有标签
首页      名家      新冠疫情把我父母变成了“职业交易员”
纵横需要你的评论!

新冠疫情把我父母变成了“职业交易员”
Stephanie的父母对待金钱一辈子谨慎,顶多买指数基金,从不和她聊股市。但疫情爆发后,老两口风格大变,成了天天股票不离嘴的狂热散户。炒股虽然是赌,但像Zoom这种很安全啊,每次跌完都…
扫描二维码继续阅读
2020-1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