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资本网丨专注于全球金融市场投资研究

中国会否重蹈日本覆辙 “新广场协议”

智库 纵横 后山人 612℃ 0评论

纵横视线

正值市场大幅动荡之际,有人开始呼吁,各国需要进一步合作,签订“新广场协议”,共同来加强外汇市场干预。欧洲央行执委也暗示,本月26-27号在上海召开的G20会议,或将会讨论协调全球汇率政策的方式。那“广场协议”究竟是什么?而中国是否需要签署一个“新广场协议”?1985年9月22日,美日德法英的财政部长和(92.25 +0.99%)央行行长(简称G5)在纽约广场饭店举行会议,达成五国政府联合干预外汇市场,诱导美元对主要货币的汇率有秩序地贬值,以解决美国巨额赤字问题的协议。因协议在广场饭店签署,史称“广场协议”(Plaza ACcord)。

 
广场协议之前美日经济背景:美国贸易财政双赤字,日本经济增长至上。79到84 年,美元汇率上涨60%,使美国的出口,特别是制造业受到了沉重的打击。而日本成为美国贸易逆差的大部分来源,所以理所当然地成为美国当时“治理”贸易逆差最主要的对象。而财政赤字方面,里根政府从1982年下半年起实行扩大赤字的预算政策,执政5年来的赤字开支共计8100多亿美元,远远超过从1789年建立联邦债务统计制度到1980年间财政赤字的总和。而日本在此期间持有美元债券,成为美国的最大债主。
广场协议签订时的五国承诺:最引人瞩目的就是汇率政策方面的内容。“广场协议”明确指出,“美国经常收支逆差滋长了保护主义势头,若不予以控制,则有可能引发相互采取破坏性报复行为,进而危害世界经济”。在1985年9月的“广场协议”后各国开始了对美元的干预,美国动用了32亿美元,其他国家动用了50亿美元。后来意大利等国加入后,干预国家增加到10国。广场协议宣布的当天,美元对其他主要货币的加权平均值就下跌了4%。到1988年末,美元对马克和日元分别贬值了约50%。

 
广场协议后的日本经济:泡沫经济最终破灭。“广场协议”后,为了防止日元升值打击经济增长和造成通缩,日本央行连续5次下调利率,上市公司的股票受到追捧。从 1986 年 1 月开始,股市进入大牛市,四年间上涨了3倍,投机行为愈演愈烈。股市价格上涨迫使银行把贷款转向房地产,并催生出一个更大的资产泡沫。1985—90年,东京的商业用地价格上涨了3.4倍,住宅用地上涨了2.5倍。之后,面对通胀压力和愈演愈烈的投机之风,日本政府部门相继采取了一系列紧缩措施,导致极度膨胀的资产泡沫破裂。

 
广场协议后的美国经济:高额贸易赤字被纠正,财政赤字并未有效减少。在1986-90年期间,美国经常项目逆差额占GDP的比重不断收缩,1991年甚至出现了占GDP0.5%的贸易盈余。由于里根政府在实行大规模减税的同时加大国防开支,因此在整个80年代美国政府财政赤字一直在激增,特别是跟前苏联的“星球大战计划”中的巨大投入。

 
广场协议的启示:面对货币升值压力,日本和德国采用了不同的对策,给这两个国家的宏观稳定和经济增长带来了截然不同的影响。而德国的经验主要是:适时调整汇率政策,奉行独立的货币政策。“广场协议”也导致德国马克的大幅升值,并且也造成短期的经济衰退。但德国人始终对魏玛共和国时期的恶性通货膨胀记忆犹新,因此对于刺激措施非常谨慎,德国货币当局政策旗帜鲜明,重心是国内物价和产出稳定,汇率处于相对次要的地位。

 
“新广场协议”离我们有多远?全球经济大环境不景气,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由于美国不愿意对自身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实施约束,那么促使外围国家货币升值就成为重要工具。联储主席耶伦最新的国会证词里面同时提到美元升值和人民币汇率贬值对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巨大影响,说明汇率变化重新成为全球央行的焦点问题。

 
但达成“新广场协议”的分歧也较大。一是大央行间还没有形成完善的协作机制;二是虽然中国每个月的贸易顺差依然在增加,但美国的外贸逆差并没有扩大。三是短期看美国加息预期延后,美元短期走弱,所以新“广场协议”的提法未免过于激烈。但对于中国而言,中美经济分化的背景下,汇率贬值本身值得肯定,只是在贬值的时机和幅度的选择上存在争议。如果人民币汇率强行升值,只会进一步加剧国内房地产等资产的泡沫化,对经济的转型更不利。在一国经济崛起的过程中要防止某些大国经常地指手画脚,这就需要央行加强与市场的沟通,向外界给出坚决维护国内货币政策独立性的明确信号。

 

 

正值市场大幅动荡之际,有人开始呼吁,各国需要进一步合作,签订“新广场协议”,共同来加强外汇市场干预。欧洲央行执委也暗示,本月26-27号在上海召开的G20会议,或将会讨论协调全球汇率政策的方式。那“广场协议”究竟是什么?而中国是否需要签署一个“新广场协议”?

 
  1. “广场协议”的背景
1985年9月22日,美国、日本、联邦德国、法国以及英国的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简称G5)在纽约广场饭店举行会议,达成五国政府联合干预外汇市场,诱导美元对主要货币的汇率有秩序地贬值,以解决美国巨额赤字问题的协议。因协议在广场饭店签署,史称“广场协议”(Plaza Accord)。

 
 1.1. 广场协议前美国经济背景:贸易赤字高企
巨额的经常账户赤字。1979-1980年,世界第二次石油危机爆发,导致美国能源价格大幅上升,美国出现了严重的通货膨胀。79年夏天,沃尔克就任美联储主席,为了治理通胀,他连续三次提高基准利率,实行紧缩的货币政策。高利率吸引了大量的海外资产流入美国,导致美元汇率飙升。
1979年底到 1984 年底,美元汇率上涨了 60%,美元兑主要工业国家的货币超过了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前所达到的水平。美元过于坚挺,使美国的出口,特别是制造业的出口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而日本成为美国贸易逆差的最主要来源。美国逆差的来源国主要是日本、联邦德国、法国和英国。以 1985年为例,当年美国的总逆差规模为 1200多亿美元,其中对上述 4 国的逆差约占1/2,解决了上述四国的贸易失衡问题,美国的贸易逆差就能收缩 50%。

转载请注明:纵横资本网 » 中国会否重蹈日本覆辙 “新广场协议”

喜欢 (3)
纵横需要你的评论!